| 设为主页 | 保存桌面 | 手机版 | 二维码
13

深圳市九阳电池有限公司

电池组配件;镍氢电池;干电池;充电电池;锂电池;纽扣电池;

网站公告
九阳集团下属:九阳电池工厂,九阳光电工厂,深圳市九阳电池有限公司--- 一般纳税人优秀企业,生产型17%增值税, 拥有自主进出口权利,商检备案。.九阳电池所有产品通过中国海关商检、SGS-ROHS认证、美国FCC强制认证、欧盟CE认证、MSDS安全认证。
产品分类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123历史图库这里上图最
不信苍生信鬼神:中国风水师行业调查
发布时间:2021-07-18        浏览次数: 次        

  ]一波又一波的风水热,也令风水师炙手可热,成为社会名流的座上宾。但谋生的不易,赚钱的艰难,常常需要他们见机行事,巧舌如簧。迷信者则敬称之为“大师”,不信者骂他们是“江湖骗子”。

  虽然没有资格证书,国家也不承认,却一点也不妨碍他们行走江湖,出入豪门,纵横职场;话说得云里雾里,似是而非,虚实不知,真假莫辨,却让人信以为真,对他们顶礼膜拜。他们似乎无所不能,无所不通,指点迷津,逢凶化吉……

  一波又一波的风水热,也令风水师炙手可热,成为社会名流、达官贵人的座上宾。但谋生的不易,赚钱的艰难,常常需要他们见机行事,巧舌如簧,左右逢源。迷信者则敬称之为“大师”,不信者骂他们是“江湖骗子”。

  目前,到底有多少人在吃风水这碗饭?由于中国内地并不承认“风水师”这一职业,具体从业人数很难有个确数,甚至连从业者也说不清楚。

  “杨先生”自称出身于风水世家,在南京夫子庙一带做风水生意已十多年,因为笔者去的次数较多,也成了熟人。问他目前在南京从业的风水师多少,他的说法是“有不少”;全国具体能有多少,他说他也想知道。

  “风水师”是现代职场上的叫法,民间多称“地理先生”,或“阴阳先生”。在汉代,民间将风水先生称为“青乌先生”,有水平的风水先生被称为“形法家”,或“堪舆家”。到东晋以后,术数大师郭璞第一次使用了“风水”一词,这之后,“风水先生”的叫法才固定下来,郭璞也因此被称为中国古今风水界的祖师爷。

  1980年代以前,虽然内地农村地区有很多阴阳先生在活动,但谈不上有风水师,那时也不兴“风水师”这一叫法。中国的职业风水师多活跃在中国台湾和香港地区,尤其是香港,职业风水师最为集中。笔者曾在香港街头看到,寻找风水馆、起名馆一类“迷信小店”,比找小饭馆还方便。

  内地第一批风水师出现于1980年初的广州街头,这些风水师基本上是从香港“登陆”过来的,或是受训于香港风水大师。

  到了199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入,包括风水术、相面术等在内的传统民俗文化,不再被一味地视为封建迷信而遭批评,风水师似乎一下子从“文化冬眠”中突然醒来,在内地各处冒了出来,用“雨后春笋”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打着各种门派和幌子的风水师,明着暗着开始接单做生意了。

  经过30多年的发展,到目前,风水文化已经渗透到内地各个社会阶层,成为好多人生活中的重要消费项目之一。风水从业者的队伍随之也日益庞大起来。1980年代第一批“下海”的风水师,如今都成了“风水大师”,拥有成批的徒子徒孙,为圈内崇拜。

  民政部发布的《2010年社会服务发展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0年底,中国大陆共有省级行政区划单位31个,青龙报正版玄机图,地级行政区划单位333个,县级行政区划单位2856个,乡级行政区划单位40906个。

  按这个数据来分析,结合笔者在各地的调查,就能知道大陆风水师的群体基本规模

  每个省会城市,以100名风水师来算,是3100人;每个地级市,以20名来算,是6660人;每个县城,以5名来算,是14289人;每个乡镇,以3名来算,是122718人。这样,总计146767人。

  这个数字允许怀疑,但是较保守估计,再少也不会少于10万人。如果算上兼职的,加上从事生产和销售风水法物、工具的外围从业者,30万-50万人应该会有的。这也就是说,目前中国内地至少有30万人在吃“风水”这碗饭。

  另外,业内人士中国风水策划院院长王浩骅接受多家媒体采访时透露的数据也可作为一个参考。王浩骅透露:“风水行业在中国的年产值大约有50个亿!目前在中国大大小小的风水师超过100万人。中国社科院的统计数据是140万。现在还有不少80、90后的在读研究生也在加入进来。”

  这些风水师一般在寺庙景区、文化街区活动,或行或坐,或长期或临时。其中的行者,以街头“晒牌”方式来招揽生意,这也是过去风水先生的传统谋生手段之一。

  在安徽省安庆市紧邻长江北岸的迎江寺附近,这里有种各种的“迷信服务”,除看风水的,还有相面的、看手相的、测八字的、起名的……他们晴则出摊,阴则歇业。安庆是座“风水之城”,市内原有“九头十三坡”,传说风水祖师郭璞当年过江经过安庆时,曾说过“此地宜城”一语,安庆的别称“宜城”由此而来,安庆因此有不少人迷信当地风水。

  但是,似安庆这样的“晒牌”现象,并非相信风水的安庆所独有。在内地,几乎所有城市都可以看到“风水师”的影子,连远在黑龙江的阿城地区都可以看到,笔者今年4月便曾在阿城街头看到了这样的“晒牌”先生。

  “晒牌”,是比较辛苦的谋生手段,与之相对的,则是租房开店,开展风水咨询业务有固定场所。由于中国内地不允许用“风水”二字来注册公司,这些风水公司多以“信息公司”“咨询公司”“策划公司”、“文化中心”一类名头申请工商注册,挂羊头卖狗肉。

  在同一城市“看风水”的同行,往往都有一定的关系,或老乡,或熟人,或师徒,他们喜欢抱团,不少地方因此出现了“风水一条街”。

  最典型的“风水一条街”在北京,位于二环内东北角、雍和宫西侧国子监附近的成贤街(也叫国子监街)。笔者曾不止一次去实地作过调查,除了街两侧的门店几乎全是这类起名、看风水“工作室”外,附近的小巷子内也有一些。2012年5月,《环球人物》杂志曾就此报道,引风水圈内人士线多位‘大师’”,实际上这个数字并不准确,或被夸大了,但存在“风水一条街”是不争的事实。

  国子监附近的风水师有一个特点,大都是“全能型”的,上通天文,下知地理。“无所不通”。其实,这也是内地风水师的共性,你要看风水他可以上门服务,你要测字、改名,他可以推算,反正有求必应,你想得到什么样的服务,风水师们都可以满足。

  这些或坐或行的风水师,绝大多数都是外地人。因为“当地不养货郎”,他们才从老家出来“混”的。

  在北京活动的风水师,戏称自己是“北漂族”。风水师这样“漂”着,在过去的圈内称为“跑码头”。“码头”跑下来后,一般都有各自相对独立的地盘和业务范围,同行间井水不犯河水。需要注意的是,这些“跑码头”的风水师中,不少人的业务水平和口碑不算好,“江湖骗子”都是这些人给贴上的。

  有别于外地籍风水师,生活在本地的风水师多较为低调,更重视信誉。他们一般都开有自己的“风水工作室”,家里的客厅常常就是他的“营业大厅”。因为口碑相对较好,名声在外,本地风水师不愁没有主顾光临,相反想上门者有时要排队或是预约,就像不久前被揭穿的“大师”王林,其坐在家中就会有赵薇、马云这些明星、大腕上门讨教问吉、求前程。

  与其他行业不同,风水领域的派别更明显。从业人员也因为其派别的不同,而分出不同的圈子,这些大大小小的圈子自古即有。

  就现代的风水从业者的身份和地位来说,可以归纳为三大派别:一是“学院派”,一是“祖传派”,一是“自悟派”。

  学院派风水师,多以大学教授、博导的身份出现,或称“国学大师”、或谓“建筑大师”,但不会以“风水大师”自居。目前大家从媒体上可以看到的风水师,绝大多数都是学院派。其中以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东南大学等国内著名学府的教授派最为吃香,如北大教授于希贤、东大教授李仕澄,便是学院派风水师中的代表人物。学院派既不属“形势家”,也非“理气家”,但在学术上有一定的地位,理论强于实践,是风水师中的“理论派”。

  祖传派风水师,是民间人士眼里的正宗风水师,他们在大陆风水师群体所占比例最大,至少80%以上的风水师都会称“祖传”,或得道于正宗。即便是街头的“晒牌风水师”,都会自觉认祖归宗。祖传派因得到真传,实践优于理论,属风水师中的“实干派”。

  至于自悟派风水师,可以理解为自学成才的风水师,他们熟读《葬经》《三龙经》《催官篇》《十六葬法》《地理正宗》等必读风水古籍,从中悟出了风水的道道。需要指出的是,在实践活动和具体业务中,他们都回避“自悟”二字,会称自己是某某派,不然会被同行看不起,降低其在客户心目中的形象。事实上,学院派和祖传派均不承认他们为风水师,称其为风水师中的“票友”更准确。

  有意思的是,为了满足自悟派的“认宗”愿望和对“证书”的需求,学院派和祖传派都开展规模不等的办学活动,开设“风水培训班”。如学院派风水师,会直接利用自己的教学便利,在校园和家中开班,于希贤和李仕澄都曾因较早开风水课、开风水班,而引起媒体的注意。

  风水这一行业之所以很热,有很深的文化背景和社会原因,更与1990年代以后的房地产市场兴起墓园的开发有直接关系,但根本上还是因为这一行“来钱”,赚钱相对容易些。

  不同派别的风水师,其赚钱的方式也有差异。目前较为风光的,是具有体制内学者身份的学院派风水师。这一类风水师,特别是以建筑大师、规划专家闻名的风水师,最受房地产商的青睐。

  给楼盘看风水,属于“阳宅”业务,收费较高,这是所有风水师都眼红、都希望得到的一块“肥肉”。风水师给楼盘看风水,都是怎么收费的?《中国经营报》在5年前发表过一篇《揭秘风水生意》的报道,文章称

  “大师”相地没有固定的价码,为老板选到好地,几万元到几十万元甚至到上百万元的酬劳都有可能。具体的酬金一看地块大小,二看解析是否到位,三看老板是否满意。

  这样的说法其实并不算秘密,是圈内常识,所谓“揭秘”不过是个噱头。据笔者所知,目前的基本行情有一个形象的说法:“动动嘴一万,动动腿十万,动动笔百万。”

  所谓“动动嘴”,是接受房地产商上门风水咨询,给出一个说法,一般地产商都会甩下一个万元“红包”小意思一下;“动动腿”,是被请到楼盘进行实地勘察,这在现代叫“出场”,在古代则应称“寻龙点穴”,一般费用不会低于10万元;“动动笔”,是参与整个楼盘的规划、设计、建造,包括朝向、座向、出口、厕所、厨房、玄关室内外布局,都有一一考察、论证,与房地产商是深度合作关系。这样的合作费用较高,从几十万到百万不等,具体视工作量和楼盘的大小而定。当然,拉到这样的“大活”,大师是不会亲自动笔的,一般由自己的研究生或是助手完成整个文案,大师只是最后看一下。

  由于临时请风水师比较麻烦,费用加起来也不少,许多有实力的房产商会如聘请常年法律顾问一样,干脆给公司请一名常年风水顾问,作为本公司的固定风水师,而这也是风水师最乐意干的差事。

  房地产商在请风水顾问时,一般考虑两个因素,一是风水师在圈内的知名度,二是风水师的社会资源丰富程度,即所谓“人脉”。“顾问费”的高低便依这两方面情况而定,名气大、人脉丰富的费用很高,年顾问费在百万以上也很正常,与政府规划部门、金融系统关系较好的风水师最受欢迎。

  早几年圈内流传这么一个段子:一家大型房企在资金链即将断裂的时候,通过公司的风水顾问,公关下了一位掌管贷款的实权领导,获得了10亿元贷款,这家房企给风水顾问1000万元“顾问费”。而这位风水顾问之所以如此神通广大,只因他曾给这个实权人物看过风水,算过命,而且说准了,这位实权人物真的是“步步高升”,令其言听计从,深信不疑。

  如果说学院派风水师爱“傍大款”,跟着房产商这些“有钱人”的屁股后转,那么祖传派风水师则喜欢“傍大官”,常与官员、社会名流“结亲”。

  现代什么样的人迷信风水?一类是有钱人,即大款;一类有权者,即官员;一类是想有钱、想当官的“奋斗者”。这三部分人群,构成了大陆风水消费的主体;换句话说,是这三类人养活了大陆人数众多的风水师。

  2007年,国家行政学院综合教研部研究员程萍博士完成的《我国县处级公务员素质调查和分析研究》报告中披露,大陆有52.4%的县处级公务员相信“迷信”。从这一比例中可以知道,风水师的“顾客”数量确实相当多。

  事实上也是这样,一些官员“不信苍生信鬼神”的迷信事迹,不时被官媒曝光,广为人知

  1996年被判处死缓的原中共山东省泰安市市委书记胡建学,在位时一位“风水大师”说他“有副总理的命”,但“只缺一座桥”。胡信以为真,竟然更改了在建国道干线的设计图,让国道横穿一座水库,在水库上建了一座“升官桥”。

  2010年落马的原中共河北省高邑县委书记,因为“风水大师”说县委大院前新修的道路犯冲,影响前程,于是弄来一架退役歼6歼击机摆在丁字路口,希望就此可以坐飞机般地“升官发财”。

  最新的例子,是今年7月被判死缓的前铁道部长刘志军,刘与“大师”王林是“好朋友”,王替刘在办公室里弄一块“靠山石”,称“保一辈子不倒”……

  给官员提供风水服务,一般没有价格表,往往“随便给”,不少精明的风水师常主动回避收费,决不谈钱。但是,越不谈钱越能赚到钱,“随便给”往往比明码标价赚得更多。

  这方面的“消费实例”,也可以通过不少已“出事”官员的腐败行为获得“价格信息”

  2001年10月被判处无期徒刑的原沈阳市中院院长贾永祥,在法院新办公大楼即将落成时,从澳门请来“风水大师”,帮助推算“乔迁吉日”,花了3万元。

  2002年11月被执行死刑的“河北第一秘”、原河北省国税局局长李真,一位风水大师推算他“5年内成为封疆大吏”,李一高兴就给了这位风水大师5000元,觉得不吉利,又加了3000元,共计8000元“发一把”。

  2003年9月被判处无期徒刑的原湖南省政府副秘书长唐见奎,曾请衡山一小庙和尚为他推算运程,此和尚“算准”了他将升迁,后果然应验。唐遂从省财政中拨了200万元专款,给小庙修了条水泥路。

  王林给刘志军看风水也分文未取,但他从“项目”发了大财。2006年王的“关门弟子”邹勇,成功地从刘志军那里申请到了一期投资便达6亿的“赣西电煤”项目,这便是王林运作的结果,王从邹处得到1740万的“礼金”和“劳务费”。后来师徒翻脸,邹、王二人为这笔巨款打起了官司

  其实,风水师喜欢官员这类主顾,爱傍大官,除了官员身上“油水”足之外,还有一个心照不宣的原因,就是比较保险,一般不会有麻烦,即便推算的不灵也不用担心,官员不会因此声张,而给自己找麻烦,弄丢乌纱。

  现实中,上述“傍大款”和“傍大官”并不是一般风水师可以做到的,只有少数“有身份”“有名气”“品好靠谱”的风水师才会得到这样的机会,通常情况下,风水师还是通过常规的风水业务收费,另外提供开光、化煞、转运、驱邪等服务。

  现在不只是有钱人、有权人相信风水,相信风水的普通人也越来越多,风水师的生存空间因此越来越广阔,这也是风水师群体越来庞大的主要原因。

  目前,风水师生意比较兴隆的是“宅第风水”业务。活跃于农村的“阴阳先生”,主要是看“阴宅”,即为人家寻找所谓的“风水宝地”,占卜凶吉。其收费一般较为低廉,但也有视主家的经济条件而定的“浮动价”,少者几百,多则成千上万。如果实在没有钱的,可以提供免费服务,在乡亲中间赚个口碑。

  相对于“阴阳先生”,在城里谋生风水师更为职业化,其主要是看“阳宅”居家风水当下正热。城市风水师的收费项目不少,2010年一位以信息咨询公司名义开展风水业务的圈内人,曾给笔者出示了一份“服务费”报价。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但有的要价就很离谱,“虚头”过大,甚至是公开欺骗,如阴宅服务的“点穴”收费,最高要88万元,显然是胡要价,至于“保证3代-13代俱旺,代代出官”更是骗人的鬼线代后风水师本人或许早就死了,上哪找他讨说法?实际上,这是一种造势价,有价无市。

  实际价格到底怎么样?据笔者掌握的情况,上门服务的“居家风水”业务,一般在收费是10-100元/平方米,低于10元/平方米就不太有人愿意上门,也就是说,如果是100平方米的房子,收费低者千元,高者万元。之所以如此悬殊,也是因为“看菜下饭”,看人要价,如果顾客经济条件好,便会多要多收点。

  这样的报价,基本上是可以接受的,也不是特别高。问题的关键是,风水师上门后一般都会找出一些“风水毛病”,甚至做个手脚人为制造问题,让房主不得不购买他推荐的、称可以改变风水命运的法物,接受其他消费。

  这些法物主要是吉祥物、镇宅物、辟邪物一类,常见的有装饰软盘、桃木剑、八卦镜、风水鱼缸、植物盆景、图画,及麒麟、蟾蜍、貔貅等祥瑞神兽。这些物件在专门的风水商店里都可以买到,但风水师的报价往往都不低,风水师往往用档次的高低和灵验程度来说事,打消顾客挨宰心理。如果不买,缺德的风水师就会如江湖骗子般,说出一通不吉利的话来,吓得顾客“破财消灾”,不得不买。

  值得注意的是,现在比较有影响有名气的资深风水师,一般不再亲自出场,他们有了更为轻松的发财捷径,就是办“风水培训班”,靠收徒收学费,每年就有稳定而又可观的收入。一般包学包会的高级培训班,五年前学费在30000元-50000元,一期四个月的培训班,收到几十万元学费很平常。

  因为开班的风水师越来越多,现在降价了,但一般也在8000元以上。用百度搜索“风水培训班”,目前正在招生,并通过百度广告推广的就有8家,其中,“赣州明星堂杨公风水培训班”中的“弟子班”学费、资料费8800元;而挂着“北大”二字的“风水学高级研修班”学期4个月,学费24800元……

  从籍贯上来说,风水师以江西人和福建人居多;其次是广东人和浙江人。为什么赣、闽两地出身的风水师多?这里又有历史原因。

  稍懂风水的人都知道,中国的风水术,在宋代以后形成了明显的两个派别,即形势派和理气派。形势派又有“峦头派”、“形法派”等不同的民间叫法,此派多为江西人掌握,故形势派又被称为“江西派”。民间所传的“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一说,就是形势派最基本的风水理论。

  理气派又称“方位派”、“宗庙派”,因为擅长使用罗盘(罗经),圈内又有“罗经派”等叫法。这一风水理论流行于福建地区,故理气派又被称为“福建派”。自元代以后,理气派得到发展,在明清时期,一度抢了形势派的风头。后来分流了“三元派”、“三合派”、“玄空派”、“八宅派”等四大支派,因为善于占卜吉凶,擅长预测未来,理气派在清代大行其道。

  实际上,理气派也是以形势派为基础的,而形势派中也有理气的成份,追根溯源,实为一家,正所谓“万法归宗”。除了管辂、郭璞等早期风水师为各派共同祖师爷外,各派内部还会有自己的供奉对象。如形势派,喜欢将杨益(杨济贫)、曾文遄、廖禹、赖文俊等唐宋风水大师,视为开山人物;理气派则将宋代风水大师吴景鸾、王、明代风水大师刘基、蒋大鸿等视为正宗。

  印度堪舆不是有组织的宗教,但在印度人中十分盛行,已经到了近乎顶礼膜拜的程度。类似于中国风水,印度堪舆的基础是方位组合。比方说,它要求主卧朝向西南方,房门得朝北或朝东,房屋地基必须是正方形或长方形。

  “如今的商界觉得堪舆是另一种能量。由于无线网络、手机以及计算机的普及,我们生活的环境深受电紧张折磨。堪舆可以轻而易举地解决这一问题,”孟买堪舆咨询师帕尔默说,他给印度楼市开发商以及来自伦敦、美国、阿联酋、斯里兰卡以及中国的买家提供堪舆咨询。

  印度孟买网络房产咨询机构Propertyfeast. com正兜售的一套别墅,有五间卧室,售价155万英镑。在别墅的详细推介资料中,称其“风水极佳”这在印度房屋销售中司空见惯。但堪舆规定十分讲究,其它文化很难做到。

  “按照如此规定,伦敦99%的住房不符合风水,”来自伦敦房屋中介黑砖公司的卡米拉?戴尔,黑砖公司是购房中介机构,专为购买英国房产的外国买家提供咨询服务。过去一年,她为6位相信堪舆的印度人提供相关咨询服务。

  “有位买家想在伦敦北部买一套带门房、停车位以及风水好的住房,但无果而终。最后,他买了两套相邻公寓房,并把它们打通,再把房间东西一掏而空,然后再请一位风水师对整幢房子重新布局,”戴尔说。